danwink🌚

李大辉牌榨汁机【下】

🌝🌝🌝🌝🌝🌝什么登西?好登西!

国际巨星李哈娜女士:

🚗🚗🚗
依旧高能,慎入!!






🔗见评论吧





我们的口号是什么!搞辉/搞辉/搞辉/




妈妈又一次搞了未成年的辉崽。
我错了。
下次还敢。

【李大辉牌榨汁机】

我送你上天以后,你就别想着还能下来 @国际巨星李哈娜女士 

国际巨星李哈娜女士:

高能慎入!!!高h大概重口(?)
只是深夜突然满脑子黄色废料写出来的脆皮鸭
链接见评论

🤯🤯🤯画画什么的,我真的不太行,对不起叽昏的美貌

【丹昏】飞向你 志训番外篇

=真的是最后一次=



=以后都不写虐文了=



=给我哭=







   01


朴志训不知道该怎么评价姜丹尼尔这个人,出道以前还能和他有说有笑的一起上班,出道之后朝夕相处,反倒比以前疏远了。在镜头前依旧按着人设和他营业,下了班却总是躲着他。







他以为是自己做了什么事让丹尼尔讨厌了,每次成员们一起讨论的时候,总是不拿正眼看他,主动和丹尼尔说话也总被对方借口躲掉了。







“智圣哥,你说尼尔哥是不是不喜欢我,我甚至觉得他讨厌我,每次和我说话都绷着!”







“..........志训,你怎么会觉得丹尼尔讨厌你,你都不知道,他”,尹智圣一脸黑线地看着眼前这个把果汁当烧酒喝的家伙。







“行了!智圣哥,我现在也不想知道他怎么样,我还没吃饱,哼!”







“志训呐,公司说你该减肥了……”





“...........”






朴志训觉得这两天的姜丹尼尔比之前更奇怪了,总是一脸便秘的看着他,欲言又止,还总是在吃饭的时候出神地看着他。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“叽昏啊,粗卡诶!”






2017年的MAMA是他们以wanna one名义参加的第一个亚洲音乐盛典,在毫无期待的情况下他们拿下最佳男子组合奖,面对那么多大前辈,志训在闭幕的时候都觉得堂皇。






“志训啊,我们拿奖了,祝贺你wanna one的啾酱”直到丹尼尔的声音出现在他耳边,志训才发现他被丹尼尔抱住了。他也不知道是怎么了,本来心里对丹尼尔还有点气的,下一秒就伸手回抱了他。







朴志训没有想过他和丹尼尔会在这种场合以这样的方式和好如初,好吧,他只是觉得长大以后就没有人这么抱过他。






虽然他一直说自己是男子汉,但谁心里还没个小公主了。不管是哥哥们还是弟弟们都不会这么紧紧的缠着他,其实他蛮喜欢被人抱在怀里的。






“祝贺你wanna one的center kang!”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6月1才成年没两天的朴志训,从宿舍楼下的便利店抬了一箱啤酒邀请了各位哥哥一起喝一杯,为了这箱啤酒他还特地带了身份证去。






为了不让志训喝醉,哥哥line联手背着他在酒瓶里灌了绿茶,其中以姜丹尼尔最为热烈。






十分钟后,“再来一杯”小可爱志训操着大叔的语气和邕老师说“我最喜欢哥了”。在场的朋友们都忍着不敢看丹尼尔。






“这小孩的酒量怎么这么差,才喝了一杯还是兑绿茶的”尹智圣为了调节气氛对大家说“还有这个大叔语气到底是和谁学的?”






“啊C.......”






“干嘛看着我”圣祐敏锐地发现丹尼尔瞟着他“不是我教他的,还有姜丹尼尔xi,啊C是朋友之间用的,我是大你一岁的哥哥,居然对着哥哥啊c!”






“哥!再来一杯!”





“...............”





“都说了不是我教的!”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-




众人都去睡了,留下了只喝一杯还烂醉的志训和担心他丹尼尔,结果人没照顾到,丹尼尔自己倒是先睡着了。






志训醒过来的时候,丹尼尔还在一边嘟嘟囔囔一边磨牙,不能否认,丹尼尔每次靠近他的时候,志训心都跳的很快,像是发烧一样,脸也会跟着发烫。






7岁就能做童星的人,即使刚成年也不是什么都不懂,朴志训知道他可能对丹尼尔有不纯洁的想法。看着睡得挺香的丹尼尔,志训小心翼翼地嘬了一下他还肉肉的侧脸。






然后红着脸逃跑了,因为慌了神,朴志训没有看见姜丹尼尔睁大眼睛看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。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“朴志训,要不要和哥交往看看,我觉得我自己各方面还不错,脸还可以身材也不错……”





“可以啊。”





“..............”





“诶?”





“我说好的,我答应你了。”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再一次收到这个署名的快递,朴志训更加无力了,不知道到底是他还是丹尼尔的粉丝那么厌恶他。血淋淋的海报、扎满针的娃娃,还有不知道用什么写的血书,朴志训已经有半个月没法睡觉。






一闭眼就觉得有人狠狠的盯着他,现在吃药都没有用,反倒更加让他疲惫不堪,他没和家人说过,也不愿意让成员跟着他一起着急。






这几天丹尼尔知道他累,只是以为行程安排得太满,没有好好休息。朴志训也不想和他说,毕竟这些快递的主人很可能是他的粉丝。




朴志训和丹尼尔约会的照片被曝出的第二天,他就离开宿舍回了在马山的家,搬了家以后他还是把房子租了下来。现在反而成了他唯一的避难所。



唯一让志训觉得万幸的是照片里没有丹尼尔的正脸,连狗仔也愿意善待的人,果然是国民one pick,成为艺人是丹尼尔的梦想,毁了他自己也不能毁了丹尼尔。



朴志训再次回到了姜丹尼尔身边,为了自己,也为了名为wanna one的大家,他恳求公司让他接替经纪人的部分工作,即使上不了台也要用这种方式走完wanna one的一年半。



他依旧没有和丹尼尔说过他现在真实的情况,除了朴志训自己,没人能知道那种精神上的痛苦,对着哥哥弟弟们他能笑得出来,回到家就多一分的折磨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从朴志训开始隐藏自己心理问题的那天起,抑郁的魔爪就没有停止拉扯他,他在等,等他的问题不再牵扯任何人的时候,他就能解脱了,wanna one解散演唱会就是他一直在等的解脱。



“丹尼尔,我今天特别开心,你可不可以抱抱我”朴志训第一次那么主动,说真的晚上的庆功宴可能是他这几个月以来吃的最饱、笑得最开心的一次。




“哦~我们志训什么时候学会和哥哥撒娇了,那哥就勉为其难的抱抱你吧。”




“丹尼尔,以后大家都分开了,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。”




“知道了,我们志训哥!”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


刀片划开手的声音,即使是很小的一声,也让躺在浴缸里的朴志训觉得很满足,他怕冷,所以放了滚烫的热水。志训除了今晚和丹尼尔的抱抱,什么也没给他留下。



私心里,他还是希望过个一两年丹尼尔就忘了他,找个漂亮的女人恋爱结婚生子,过完属于自己的人生。姜丹尼尔的抱负太重了,他不希望成为他的累赘。




在意识涣散的那刻,朴志训找回了他7秒就能哭出的眼了,嘴角却是上扬的,没有什么比这一刻更美好的了。




笑着自杀的人 ,就别救了吧。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the 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





【丹昏】 飞向你 短篇

° 我是丹昏的亲妈 °


° 请配合 林宥嘉-想自由 食用 °



01



距离上次看见朴志训已经整整一年了,姜丹尼尔觉得是时候和他见面了。





抱着志训喜欢的兔子玩偶,靠着沙发,看完了两人都喜欢看的音乐节目。洗漱完,丹尼尔换上了曾经穿着参加过99line成人礼的西装,不愧是撼动韩国的第二位男人,还是那么的帅气迷人。





穿上正装的姜丹尼尔,才是朴志训最喜欢的人。





打扮好的姜丹尼尔抱着他在国外给志训买的礼物,和一枝月桂花出了门。快要见到心爱的人,心跳都不平稳了。





嘟……嘟……





“智圣哥,好久不见”




“丹尼尔你回国啦,怎么不叫我们去接你”





“想给你一个惊喜啊”





“没有很惊喜,惊吓还差不多。怎么样最近睡的好吗?还在吃医生开的药吗?”




“哥,药我早就停了。”




“那就好,那就好”





“只是脑海里都是小不点,有点睡不安稳”





“……”





“哎呀哥,我们不说这个了,你看我今天有哪里不同”





“哪里不同?没有啊,还是这么帅气逼人,和我有的一拼”




是吧,连嘴最贫的尹智圣都说他帅,今天肯定特别的帅气,得到想要的答案,姜丹尼尔笑得更闪耀了。





“哦莫,穿正装还拿束花,姜丹尼尔,你是不是背着我乱来了?”




“呀,哥,我是那种人吗?我们釜山男子汉都很专一的”




“那你是要去见伯母吗?”




“不对啊,哥你再猜猜看,猜中有奖哦”,此刻的丹尼尔笑得那么像黄旼泫那只狐狸。





“姜丹尼尔,你再不说我挂了啊!”




“哈哈哈,我就说哥你绝对想不到的,我现在要去见朴志训小朋友”




“……丹尼尔!”尹智圣也不顾他还在化妆间里,对着手机大吼“拜托你清醒点,志训一年前就死了,他已经走了!”




尹智圣气的全身都在抖,但丹尼尔好像感受不到。




“智圣哥,我都知道,我现在很清醒。为了给你打电话,不能进电梯,我爬楼梯都快喘死了,志训看见的话又要笑我。




我试过了,和公司请假到处游玩散心。但是哥,我去的每个地方都有志训怎么办……




我每天都在回忆他在舞台上撒娇的模样,在宿舍打输游戏对我发脾气的模样,连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,我都能一样不差的描述出来,可是为什么我一闭眼看见的都是冷冰冰的志训。




吃了药,我居然连梦都不会做了,我不知道我到底做错了什么,为什么他连到梦里见我一面都不肯。后来,我把药停了,只要是他,噩梦我也愿意做一辈子。




哥,你知道吗,志训是个天生的演员。我最后见他那次,他还笑着让我好好工作,不要每天都想着谈恋爱,还撒娇要我抱抱他。




然后,微笑着和我说再见。




我当时就应该跟上去的,怎么我脸皮那么厚的一个人,那天反而不好意思再拉住他。




哥,我真的特别后悔……”







02



手机那头的尹智圣预感不太好,对着身边的经纪人大喊大叫,“快给朴佑镇打电话,让他不想看见再死一个,就快去ymc公寓找丹尼尔,稳住他!”



“丹尼尔,我知道你在公寓,你就在那等我,有事我们见面说”,尹智圣拿了经纪人车钥匙,飞奔出电视台。



“哥,你不用来找我了,我打电话给你不是为了让你给我灌心灵鸡汤的。



智圣哥,你还记得吗?我的粉丝说过要天上的月亮也给我摘下来,可她们为什么杀了我心爱的小不点。”



尹智圣绷直了他慌得发抖的双腿“别说傻话了丹尼尔,志训是自杀的,粉丝可不是杀人凶手”,说出这句话,连自己都不信。




他们这11人的组合,从开始就倒计时,即使这样也不影响这一年半的火热。以一位出道的姜丹尼尔,和二位的朴志训,是韩国娱乐史上最大的放送事故。



top line的毒唯粉们可不是朋友,互相攻击对方的爱豆,好像她们就是为撕逼而生的人。



姜丹尼尔第一次和尹智圣说喜欢朴志训,他没放在心上,甚至觉得“强强相惜”很正常;第二次说要和朴志训告白的姜丹让尹智圣真的慌了,虽然他是哥,却也没经历过这种事。



尹智圣仔细想过,只要志训有一丝不愿意,他就会阻止丹尼尔,不让他继续陷下去。可当他看见志训偷亲还在磨牙的丹尼尔时,想好的能做的一切都没用了。



“智圣哥,其实我本来打算把这份感情埋在心底的,但是你知道吗?我生日那天晚上,小不点偷亲我了,本来我是准备装睡吓他的。



你说他为什么喜欢我,我不爱收拾,睡觉打呼噜还磨牙,笑点低还幼稚。”



姜丹尼尔或许不知道,在知道他们交往以后,尹智圣问过朴志训为什么会接受他,而志训是这么说的



“哥为什么会问这么难回答的问题,就只是因为他是丹尼尔啊。



喜欢一个人的时候,根本说不出来为什么喜欢他。但凡说得出来的都是有条件的,有条件都是不纯真的,不纯真都是很虚伪的,条件是会变的,但喜欢的眼神是不会骗人的



丹尼尔的眼里,有我。”



没谈过恋爱的人,道理倒是几套几套的。能说出这种话的人,应该也必须幸福,但也没见老天爷放过谁。



志训和丹尼尔的秘密约会被人拍下来了,牵手、拥抱,拥吻,明明被拍的是一对情侣,却无一例外的只有志训的脸和一个高大的背影。



没等到第二天的公关,网上论坛都快停服休整了。



**



朴志训被公司雪藏了,在公众面前消失了,连丹尼尔也找不到了。但在姜丹尼尔快要崩溃前,他又笑着回来了,他说是公司的公关策略,让他人间蒸发一段时间,等风波过了,他就回来了。



尹智圣看着回归本性的丹尼尔,心里松了一口气,成员们看上去也很开心。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,他觉得志训有点不一样,又觉得心里有爱的人真了不起。



虽然朴志训不能和他们一起上台,但志训每天都会积极的参加后台活动,只要有姜丹尼尔的地方,就有朴志训忙碌的身影。



现在的尹智圣也不敢说朴志训很坚强,因为在他们wanna one解散的那天,志训给了他们一记重锤。






03



‪2019年2月8日凌晨三点半‬,原wanna one成员朴志训被发现在公寓里自杀身亡,报案人国民one pick 姜丹尼尔。




“智圣哥,你帮我叫下小不点好不好?我怎么叫他都不醒,水凉了,再不起就要着凉了”



尹智圣赶到的时候,眼前的场景,让他明白了孤寂的含义。




丹尼尔抱着志训半躺在浴缸里,宠溺地抚摸着志训柔软的头发,一遍又一遍的亲吻着他毫无生气的脸颊。




“我们的志训小可爱,哥哥这么抱着你会不会暖和点



我们志训真乖呢,明明那么困了,还陪着我们疯,回来都累的睡着了。




哥哥抱你到床上去睡吧,睡在浴缸里要生病的。”




环绕他们的一汪殷红还在往溢出,而回答丹尼尔的是一室寂静。




“110吗?这里有人自杀了,地点是……”,这是尹智圣空白的大脑里,唯一想出来能做的事。



“智圣哥,你庆功宴上喝多了吧,我们志训只是睡着了”



丹尼尔异常冷静的话语,压抑着尹智圣,让他动弹不得。



♥︎♥︎



‪凌晨四点‬,120急救车带走的不止是朴志训,还有被打了镇定剂的姜丹尼尔,和因为打击紧张到不停颤抖的尹智圣。




“医生,我们志训很健康,不用去医院的。”



“他只是睡着了”



“我还能感受到他的心跳”



“不!你们不能带走他,他是我一个人的!”



………………



丹尼尔死死的抱住朴志训,像抱着一件无价之宝,而警察和医生是要抢劫他的恶霸。



他们不敢对丹尼尔进行强硬的措施,权衡之下,他们给丹尼尔打了镇定剂。即使昏过去了,他们从丹尼尔怀里救出一具尸体也费了很大的劲。



医院里病床上,姜丹尼尔还在昏迷状态,已经是第五天了,医生说镇定剂的药效早就过了,是他自己不愿意醒过来。



不知道公司和警局做了什么谈判,最后对外宣称朴志训之死只是意外。



在社会各界的协助下,朴志训的哀悼会在第二天就举行了,但在灵堂之上的,只是一张志训的黑白正装照。



没有哪一方给过解释,只有内部的人员知道,朴志训的遗体被公司藏起来,准备秘密火化。



即使wanna one解散了,但这种事势必会给他们造成影响,wanna one的组合成立本来就牵扯了各个所属公司的利益,连朴志训自己的公司也不愿意看到真相被大众所知,他们没有这个能力面对国民的质疑。



即使朴志训变成了一具冷冰冰的尸体,也不妨碍他被当成利益的牺牲品。



成员们再次见到姜丹尼尔,距朴志训火化已过了一周。



那天,



朴志训的公寓已经被解封了,本来尹智圣只约了经纪人给志训整理遗物,却被路过的冠霖听到了。等他和经纪人到楼上才知道自己被蹲点了,但意外的是,始作俑者赖冠霖并没出现,其他人也不知道。




公寓里已经不是尹智圣看见过的那样,干净整洁,一看就知道公司做了多大的努力,看上去也没多少东西要收拾。



浴室,尹智圣还没有那个理智在踏进去。其他人拿了纸箱开始整理公寓的各个角落,剩下裴珍映和李大辉被哥哥们以年幼为由,撵去天台看风景。



没过几分钟,接了个电话的黄旼泫飞奔出门。电话是珍映打来的,哽咽着说:



“旼泫哥,你能不能上天台来,我害怕。”



黄旼泫三步并两步的冲向天台,他第一眼看见的是一个破烂的纸箱,满地的杂物,惊恐万分的珍映和跪坐在地上的大辉。



大辉着急地向旼泫扬了扬手里的东西,那是一个被剪掉头发挖去双眼的洋娃娃。



在旼泫之后的朴佑镇从门口窜出来,打掉大辉手里的破烂娃娃,然后转身挡住了他的视线,按着头埋进自己的胸膛。大辉被熟悉的感觉环抱,这才反应过来,紧紧地揪着佑振的衣袖,放声大哭。



“哥,那个洋娃娃怎么会这样!”



~~~~~~



裴珍映和李大辉一起踏进天台,说实话,他也不喜欢待在那间公寓里,他接受不了志训哥就这么走了。裴珍映烦闷地踢开堆放在角落里的纸箱,纸箱划过完美的抛物线,狠狠砸在墙上,里面的杂物都撒了出来。



李大辉好奇的捡起一个娃娃,而看清楚这些杂物的珍映,僵直地站着,看着大辉脱力跪倒在地,他能想到的只有黄旼泫。



看向地上的黄旼泫,一地不堪入目,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抚弟弟,只能摸摸珍映的后颈,让他放松一点。



尹智圣带着河成云和邕圣祐上到天台的时候,大辉还埋在佑镇怀里哭。



破烂不堪的洋娃娃,插满长针的志训玩偶,泼上秽物又被折断的人形立牌,还有用血写的恐吓信,还有几个空的药瓶。



看着这些带着冲击性的物件,尹智圣心里的疑惑都解开了,所有看似不可思议的事都有了解答。



原来志训的死不是偶然,而是抑郁的累积,他一直都独自承受着恐惧和流言蜚语。



尹智圣知道那些空药瓶是什么,之前他不能出道的时候也吃过,用药物强迫自己入眠,他知道有多难受。



之前他们都一起住在宿舍里,粉丝送的东西都要经过公司才会到他们手里,他们被保护的很好,所以弟弟们才会惊慌失措。但尹智圣知道,这些东西不能在留在这里了,不能被外人发现。




尹智圣让圣祐找了大纸盒,指挥着成云两人迅速的打包了这些东西。



当他们走下楼的时候,本该躺在医院的姜丹尼尔出现了,后面跟着的人是原本约定好却没有按时出现的赖冠霖。



“你们,要带着志训的东西去哪里?”
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


04



“智圣哥,那天要是冠霖不去医院找我,你们是不是准备瞒我一辈子。



看了那些东西,我第一次发现‘粉丝’那么可怖,那些被公布出的照片,明明每一张都有我,我的字体他们们都能在一秒分辨出来,为什么那明明就是我的背影,她们却装作不知道。



明明是两个人的事,我却让志训独自承受了所有的压力。还有那些曾经喜欢他的饭们,当初有多喜欢,现在就有多羞耻。



哥,我不是一个称职的男朋友,所以志训才会走得那么决绝对不对?他是不是对我很失望,我确实不勇敢。”


当初他们被偷拍,丹尼尔想过要向公众坦白他们的恋情,却被志训三言两语就劝退了;



出事的第二天,他也想什么都不管,随着志训去了,但他还有需要赡养的妈妈;



在这一年里,他甚至无数次想放弃他的生命,但每次他都害怕要是志训上了天堂,他却下了地狱……



但是后来他觉得这些都不重要了,朴志训这个名字像毒药一样,淬入骨髓。梦想和目标,这些虚无缥缈的,都不及朴志训的一根头发来得重要。



他要去找解药,名叫志训的解药。



………………


“哥,你看这里眼不眼熟?天台没有灯,你还看得清我的脸吗?



上次我们还在这里见面的,你说让我出去散散心,只要我记不清志训的模样,我的心就不会痛了。



哥,我真的有听你的话,我已经很努力地要忘记他,可是我越努力,心越痛。



后来我想明白了,想要忘记的根本就不需要努力。”



手机里出现的夜景,让手机那头的尹智圣一阵眩晕。



“智圣哥,想不到这上面的风景还不错嘛,上次也没好好看看,不过釜山的夜景确实很特别。”



“啊啊啊!丹尼尔!算哥哥求你了,你先下来,有什么事我们可以一起解决,你先下来了,佑镇马上就到了,你先去公寓里等我们……”



“哥,你这样是不对的,怎么能打电话给佑镇呢?大辉之前被吓到了,过了那么久还是睡不好,你大半夜打过去该把他吵醒了,大辉睡不着佑镇会生气的。



还有一件事,哥,替我向珍映大辉还有冠霖说声抱歉,他们的成人礼我是去不了了。



本来说好了等他们成年以后,要一起喝一杯来着,你替我和志训喝吧,还有他们的礼物我都预定好了,到时候还要麻烦你转交啦。



也不知道这些小孩喜欢什么,我看着选的,果然挑礼物还是志训比较在行,我不行,那么多年的审美水平都只押中一个朴志训。”



另一边的尹智圣早已泣不成声,眼泪晕花了他没来得及卸的眼妆。



“hhh又哭了,智圣哥不愧是感性的代表,眼泪真是多呢,你看看你的样子太搞笑了,圣祐看见他又要在节目里学你了。



诶,你说志训会不会来接我,我是第一次呵,找不到路怎么办……”



“丹尼尔!别说啦,求你……”



“哥你不要生气也不要难过,我为了今天已经准备很久了,我现在高兴的快要疯掉了,你也要为我高兴才行。


还有,



哥



好久不见。”



画面里丹尼尔笑着向后倒去,忽明忽暗的,声音嘈杂的。



嘟!



对方已挂断。


………………



朴佑镇看着丹尼尔手里被染红的月桂树,他想就这么晕过去,真的很嘲讽人,他来不及细数闯了几个红灯,也不知道该怎么和被他锁在家里的大辉解释。



智圣哥打电话说他有事,不过来了。



几天后的出殡,因为尹智圣拒不出席,作为团里第二大的哥哥河成云和最小的忙内赖冠霖,抱着姜丹尼尔的遗照和骨灰盒走在送葬队伍的前例。



这天的首尔交通基本都瘫痪换了,听说YMC和MMO的大楼被粉丝围得水泄不通,公司的大门,社长的车,都没能逃过一劫。



成云看着道路两旁快要冲破交警人障的粉丝们,甚至觉得她们是来组织暴动的。



“冠霖呐”



“噢?”



“看看你眼前这些人,在这件事里,没有哪个人是无辜的,就连我们,都是压垮丹尼尔和志训的最后一根稻草……”




“哎,在奂尼,这个时候是不是该来一首阿里郎?”



“邕圣祐,你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变相怪杰~”







“旼泫哥,我们一起离开这里吧,我可以赚钱养你一辈子的”




“呀,裴珍映,你这个坏小子,不是该我养你的吗?”



队伍的最后,朴佑镇背着身体虚弱的李大辉,还要忍受肩膀上传来的疼痛,大辉这小子脾气倔牙口还挺好。



“朴麻雀,你说丹尼尔哥见到志训哥了吗?”



“会见到的,我保证。”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The end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°æˆ‘能想到的最好的结局°

°å†™å®Œè¿™ç¯‡ 我以后都不想写虐文了°

°æˆ‘要甜 甜°

°çœ‹å®Œå†æ¥ä¸€é¦– 防弹少年团--春日°

°å®Œç¾Ž°




















『丹昏』飞向你 下篇

°æˆ‘能想到的最好的结局°

°å†™å®Œè¿™ç¯‡ 我以后都不想写虐文了°

°æˆ‘要甜 甜°

°çœ‹å®Œå†æ¥ä¸€é¦– 防弹少年团--春日°

°å®Œç¾Ž°


上篇


[url= http://danwink844.lofter.com/post/1f55fa52_126f5522 ]上篇[/url]



中篇


[url= http://danwink844.lofter.com/post/1f55fa52_12711a84 ]中篇[/url]



04



“智圣哥,那天要是冠霖不去医院找我,你们是不是准备瞒我一辈子。


看了那些东西,我第一次发现‘粉丝’那么可怖,那些被公布出的照片,明明每一张都有我,我的字体他们们都能在一秒分辨出来,为什么那明明就是我的背影,她们却装作不知道。


明明是两个人的事,我却让志训独自承受了所有的压力。还有那些曾经喜欢他的饭们,当初有多喜欢,现在就有多羞耻。


哥,我不是一个称职的男朋友,所以志训才会走得那么决绝对不对?他是不是对我很失望,我确实不勇敢。”


当初他们被偷拍,丹尼尔想过要向公众坦白他们的恋情,却被志训三言两语就劝退了;


出事的第二天,他也想什么都不管,随着志训去了,但他还有需要赡养的妈妈;


在这一年里,他甚至无数次想放弃他的生命,但每次他都害怕要是志训上了天堂,他却下了地狱……


但是后来他觉得这些都不重要了,朴志训这个名字像毒药一样,淬入骨髓。梦想和目标,这些虚无缥缈的,都不及朴志训的一根头发来得重要。


他要去找解药,名叫志训的解药。


………………

“哥,你看这里眼不眼熟?天台没有灯,你还看得清我的脸吗?


上次我们还在这里见面的,你说让我出去散散心,只要我记不清志训的模样,我的心就不会痛了。


哥,我真的有听你的话,我已经很努力地要忘记他,可是我越努力,心越痛。


后来我想明白了,想要忘记的根本就不需要努力。”


手机里出现的夜景,让手机那头的尹智圣一阵眩晕。


“智圣哥,想不到这上面的风景还不错嘛,上次也没好好看看,不过釜山的夜景确实很特别。”


“啊啊啊!丹尼尔!算哥哥求你了,你先下来,有什么事我们可以一起解决,你先下来了,佑镇马上就到了,你先去公寓里等我们……”


“哥,你这样是不对的,怎么能打电话给佑镇呢?大辉之前被吓到了,过了那么久还是睡不好,你大半夜打过去该把他吵醒了,大辉睡不着佑镇会生气的。


还有一件事,哥,替我向珍映大辉还有冠霖说声抱歉,他们的成人礼我是去不了了。


本来说好了等他们成年以后,要一起喝一杯来着,你替我和志训喝吧,还有他们的礼物我都预定好了,到时候还要麻烦你转交啦。


也不知道这些小孩喜欢什么,我看着选的,果然挑礼物还是志训比较在行,我不行,那么多年的审美水平都只押中一个朴志训。”


另一边的尹智圣早已泣不成声,眼泪晕花了他没来得及卸的眼妆。


“hhh又哭了,智圣哥不愧是感性的代表,眼泪真是多呢,你看看你的样子太搞笑了,圣祐看见他又要在节目里学你了。


诶,你说志训会不会来接我,我是第一次呵,找不到路怎么办……”


“丹尼尔!别说啦,求你……”


“哥你不要生气也不要难过,我为了今天已经准备很久了,我现在高兴的快要疯掉了,你也要为我高兴才行。

还有,


哥


好久不见。”


画面里丹尼尔笑着向后倒去,忽明忽暗的,声音嘈杂的。


嘟!


对方已挂断。


………………


朴佑镇看着丹尼尔手里被染红的月桂树,他想就这么晕过去,真的很嘲讽人,他来不及细数闯了几个红灯,也不知道该怎么和被他锁在家里的大辉解释。


智圣哥打电话说他有事,不过来了。


几天后的出殡,因为尹智圣拒不出席,作为团里第二大的哥哥河成云和最小的忙内赖冠霖,抱着姜丹尼尔的遗照和骨灰盒走在送葬队伍的前例。


这天的首尔交通基本都瘫痪换了,听说YMC和MMO的大楼被粉丝围得水泄不通,公司的大门,社长的车,都没能逃过一劫。


成云看着道路两旁快要冲破交警人障的粉丝们,甚至觉得她们是来组织暴动的。


“冠霖呐”


“噢?”


“看看你眼前这些人,在这件事里,没有哪个人是无辜的,就连我们,都是压垮丹尼尔和志训的最后一根稻草……”



“哎,在奂尼,这个时候是不是该来一首阿里郎?”


“邕圣祐,你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变相怪杰~”






“旼泫哥,我们一起离开这里吧,我可以赚钱养你一辈子的”


“呀,裴珍映,你这个坏小子,不是该我养你的吗?”



队伍的最后,朴佑镇背着身体虚弱的李大辉,还要忍受肩膀上传来的疼痛,大辉这小子脾气倔牙口还挺好。


“朴麻雀,你说丹尼尔哥见到志训哥了吗?”


“会见到的,我保证。”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The end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





୧(๑•̀⌄•́๑)૭

妈惹 我终于写回来 请告诉我 一点都不虐!












『丹昏』飞向你 中篇

°æˆ‘的神仙永不Be~°


°å†è¯´ä¸€éæˆ‘是丹昏亲妈°


°å¯¹ä¸èµ· 别骂了 太配了°


上篇

[url= http://danwink844.lofter.com/post/1f55fa52_126f5522 ]上篇[/url]



03


2019年2月8日凌晨三点半,原wanna one成员朴志训被发现在公寓里自杀身亡,报案人国民one pick 姜丹尼尔。



“智圣哥,你帮我叫下小不点好不好?我怎么叫他都不醒,水凉了,再不起就要着凉了”


尹智圣赶到的时候,眼前的场景,让他明白了孤寂的含义。


丹尼尔抱着志训半躺在浴缸里,宠溺地抚摸着志训柔软的头发,一遍又一遍的亲吻着他毫无生气的脸颊。


“我们的志训小可爱,哥哥这么抱着你会不会暖和点


我们志训真乖呢,明明那么困了,还陪着我们疯,回来都累的睡着了。


哥哥抱你到床上去睡吧,睡在浴缸里要生病的。”


环绕他们的一汪殷红还在往溢出,而回答丹尼尔的是一室寂静。




“110吗?这里有人自杀了,地点是……”,这是尹智圣空白的大脑里,唯一想出来能做的事。


“智圣哥,你庆功宴上喝多了吧,我们志训只是睡着了”


丹尼尔异常冷静的话语,压抑着尹智圣,让他动弹不得。


♥︎♥︎


凌晨四点,120急救车带走的不止是朴志训,还有被打了镇定剂的姜丹尼尔,和因为打击紧张到不停颤抖的尹智圣。



“医生,我们志训很健康,不用去医院的。”


“他只是睡着了”


“我还能感受到他的心跳”


“不!你们不能带走他,他是我一个人的!”


………………


丹尼尔死死的抱住朴志训,像抱着一件无价之宝,而警察和医生是要抢劫他的恶霸。


他们不敢对丹尼尔进行强硬的措施,权衡之下,他们给丹尼尔打了镇定剂。即使昏过去了,他们从丹尼尔怀里救出一具尸体也费了很大的劲。


医院里病床上,姜丹尼尔还在昏迷状态,已经是第五天了,医生说镇定剂的药效早就过了,是他自己不愿意醒过来。


不知道公司和警局做了什么谈判,最后对外宣称朴志训之死只是意外。


在社会各界的协助下,朴志训的哀悼会在第二天就举行了,但在灵堂之上的,只是一张志训的黑白正装照。


没有哪一方给过解释,只有内部的人员知道,朴志训的遗体被公司藏起来,准备秘密火化。


即使wanna one解散了,但这种事势必会给他们造成影响,wanna one的组合成立本来就牵扯了各个所属公司的利益,连朴志训自己的公司也不愿意看到真相被大众所知,他们没有这个能力面对国民的质疑。


即使朴志训变成了一具冷冰冰的尸体,也不妨碍他被当成利益的牺牲品。


成员们再次见到姜丹尼尔,距朴志训火化已过了一周。


那天,


朴志训的公寓已经被解封了,本来尹智圣只约了经纪人给志训整理遗物,却被路过的冠霖听到了。等他和经纪人到楼上才知道自己被蹲点了,但意外的是,始作俑者赖冠霖并没出现,其他人也不知道。


公寓里已经不是尹智圣看见过的那样,干净整洁,一看就知道公司做了多大的努力,看上去也没多少东西要收拾。


浴室,尹智圣还没有那个理智在踏进去。其他人拿了纸箱开始整理公寓的各个角落,剩下裴珍映和李大辉被哥哥们以年幼为由,撵去天台看风景。


没过几分钟,接了个电话的黄旼泫飞奔出门。电话是珍映打来的,哽咽着说:


“旼泫哥,你能不能上天台来,我害怕。”


黄旼泫三步并两步的冲向天台,他第一眼看见的是一个破烂的纸箱,满地的杂物,惊恐万分的珍映和跪坐在地上的大辉。


大辉着急地向旼泫扬了扬手里的东西,那是一个被剪掉头发挖去双眼的洋娃娃。


在旼泫之后的朴佑镇从门口窜出来,打掉大辉手里的破烂娃娃,然后转身挡住了他的视线,按着头埋进自己的胸膛。大辉被熟悉的感觉环抱,这才反应过来,紧紧地揪着佑振的衣袖,放声大哭。


“哥,那个洋娃娃怎么会这样!”


~~~~~~


裴珍映和李大辉一起踏进天台,说实话,他也不喜欢待在那间公寓里,他接受不了志训哥就这么走了。裴珍映烦闷地踢开堆放在角落里的纸箱,纸箱划过完美的抛物线,狠狠砸在墙上,里面的杂物都撒了出来。


李大辉好奇的捡起一个娃娃,而看清楚这些杂物的珍映,僵直地站着,看着大辉脱力跪倒在地,他能想到的只有黄旼泫。


看向地上的黄旼泫,一地不堪入目,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抚弟弟,只能摸摸珍映的后颈,让他放松一点。


尹智圣带着河成云和邕圣祐上到天台的时候,大辉还埋在佑镇怀里哭。


破烂不堪的洋娃娃,插满长针的志训玩偶,泼上秽物又被折断的人形立牌,还有用血写的恐吓信,还有几个空的药瓶。


看着这些带着冲击性的物件,尹智圣心里的疑惑都解开了,所有看似不可思议的事都有了解答。


原来志训的死不是偶然,而是抑郁的累积,他一直都独自承受着恐惧和流言蜚语。


尹智圣知道那些空药瓶是什么,之前他不能出道的时候也吃过,用药物强迫自己入眠,他知道有多难受。


之前他们都一起住在宿舍里,粉丝送的东西都要经过公司才会到他们手里,他们被保护的很好,所以弟弟们才会惊慌失措。但尹智圣知道,这些东西不能在留在这里了,不能被外人发现。


尹智圣让圣祐找了大纸盒,指挥着成云两人迅速的打包了这些东西。


当他们走下楼的时候,本该躺在医院的姜丹尼尔出现了,后面跟着的人是原本约定好却没有按时出现的赖冠霖。


“你们,要带着志训的东西去哪里?”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

挣扎着不想让丹昏Be的胖丁本人( ̂₎o̮₍ ̂ ),对不起我写的虐文!!!!!!!!!















『丹昏』飞向你 上篇

° 我是丹昏的亲妈 °

° 请配合 林宥嘉-想自由 食用 °


01


距离上次看见朴志训已经整整一年了,姜丹尼尔觉得是时候和他见面了。


抱着志训喜欢的兔子玩偶,靠着沙发,看完了两人都喜欢看的音乐节目。洗漱完,丹尼尔换上了曾经穿着参加过99line成人礼的西装,不愧是撼动韩国的第二位男人,还是那么的帅气迷人。


穿上正装的姜丹尼尔,才是朴志训最喜欢的人。


打扮好的姜丹尼尔抱着他在国外给志训买的礼物,和一枝月桂花出了门。快要见到心爱的人,心跳都不平稳了。


嘟……嘟……


“智圣哥,好久不见”


“丹尼尔你回国啦,怎么不叫我们去接你”


“想给你一个惊喜啊”


“没有很惊喜,惊吓还差不多。怎么样最近睡的好吗?还在吃医生开的药吗?”


“哥,药我早就停了。”


“那就好,那就好”


“只是脑海里都是小不点,有点睡不安稳”


“……”


“哎呀哥,我们不说这个了,你看我今天有哪里不同”


“哪里不同?没有啊,还是这么帅气逼人,和我有的一拼”


是吧,连嘴最贫的尹智圣都说他帅,今天肯定特别的帅气,得到想要的答案,姜丹尼尔笑得更闪耀了。


“哦莫,穿正装还拿束花,姜丹尼尔,你是不是背着我乱来了?”


“呀,哥,我是那种人吗?我们釜山男子汉都很专一的”


“那你是要去见伯母吗?”


“不对啊,哥你再猜猜看,猜中有奖哦”,此刻的丹尼尔笑得那么像黄旼泫那只狐狸。


“姜丹尼尔,你再不说我挂了啊!”


“哈哈哈,我就说哥你绝对想不到的,我现在要去见朴志训小朋友”


“……丹尼尔!”尹智圣也不顾他还在化妆间里,对着手机大吼“拜托你清醒点,志训一年前就死了,他已经走了!”


尹智圣气的全身都在抖,但丹尼尔好像感受不到。


“智圣哥,我都知道,我现在很清醒。为了给你打电话,不能进电梯,我爬楼梯都快喘死了,志训看见的话又要笑我。


我试过了,和公司请假到处游玩散心。但是哥,我去的每个地方都有志训怎么办……


我每天都在回忆他在舞台上撒娇的模样,在宿舍打输游戏对我发脾气的模样,连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,我都能一样不差的描述出来,可是为什么我一闭眼看见的都是冷冰冰的志训。


吃了药,我居然连梦都不会做了,我不知道我到底做错了什么,为什么他连到梦里见我一面都不肯。后来,我把药停了,只要是他,噩梦我也愿意做一辈子。


哥,你知道吗,志训是个天生的演员。我最后见他那次,他还笑着让我好好工作,不要每天都想着谈恋爱,还撒娇要我抱抱他。


然后,微笑着和我说再见。


我当时就应该跟上去的,怎么我脸皮那么厚的一个人,那天反而不好意思再拉住他。


哥,我真的特别后悔……”





02


手机那头的尹智圣预感不太好,对着身边的经纪人大喊大叫,“快给朴佑镇打电话,让他不想看见再死一个,就快去ymc公寓找丹尼尔,稳住他!”


“丹尼尔,我知道你在公寓,你就在那等我,有事我们见面说”,尹智圣拿了经纪人车钥匙,飞奔出电视台。


“哥,你不用来找我了,我打电话给你不是为了让你给我灌心灵鸡汤的。


智圣哥,你还记得吗?我的粉丝说过要天上的月亮也给我摘下来,可她们为什么杀了我心爱的小不点。”


尹智圣绷直了他慌得发抖的双腿“别说傻话了丹尼尔,志训是自杀的,粉丝可不是杀人凶手”,说出这句话,连自己都不信。



他们这11人的组合,从开始就倒计时,即使这样也不影响这一年半的火热。以一位出道的姜丹尼尔,和二位的朴志训,是韩国娱乐史上最大的放送事故。


top line的毒唯粉们可不是朋友,互相攻击对方的爱豆,好像她们就是为撕逼而生的人。


姜丹尼尔第一次和尹智圣说喜欢朴志训,他没放在心上,甚至觉得“强强相惜”很正常;第二次说要和朴志训告白的姜丹让尹智圣真的慌了,虽然他是哥,却也没经历过这种事。


尹智圣仔细想过,只要志训有一丝不愿意,他就会阻止丹尼尔,不让他继续陷下去。可当他看见志训偷亲还在磨牙的丹尼尔时,想好的能做的一切都没用了。


“智圣哥,其实我本来打算把这份感情埋在心底的,但是你知道吗?我生日那天晚上,小不点偷亲我了,本来我是准备装睡吓他的。


你说他为什么喜欢我,我不爱收拾,睡觉打呼噜还磨牙,笑点低还幼稚。”


姜丹尼尔或许不知道,在知道他们交往以后,尹智圣问过朴志训为什么会接受他,而志训是这么说的


“哥为什么会问这么难回答的问题,就只是因为他是丹尼尔啊。喜欢一个人的时候,根本说不出来为什么喜欢他。但凡说得出来的都是有条件的,有条件都是不纯真的,不纯真都是很虚伪的,条件是会变的,但喜欢的眼神是不会骗人的


丹尼尔的眼里,有我。”


没谈过恋爱的人,道理倒是几套几套的。能说出这种话的人,应该也必须幸福,但也没见老天爷放过谁。


志训和丹尼尔的秘密约会被人拍下来了,牵手、拥抱,拥吻,明明被拍的是一对情侣,却无一例外的只有志训的脸和一个高大的背影。


没等到第二天的公关,网上论坛都快停服休整了。


**



朴志训被公司雪藏了,在公众面前消失了,连丹尼尔也找不到了。但在姜丹尼尔快要崩溃前,他又笑着回来了,他说是公司的公关策略,让他人间蒸发一段时间,等风波过了,他就回来了。


尹智圣看着回归本性的丹尼尔,心里松了一口气,成员们看上去也很开心。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,他觉得志训有点不一样,又觉得心里有爱的人真了不起。


虽然朴志训不能和他们一起上台,但志训每天都会积极的参加后台活动,只要有姜丹尼尔的地方,就有朴志训忙碌的身影。


现在的尹智圣也不敢说朴志训很坚强,因为在他们wanna one解散的那天,志训给了他们一记重锤。


中篇

[url= http://danwink844.lofter.com/post/1f55fa52_12711a84 ]中篇[/url]







(ㅍ_ㅍ)(ㅍ_ㅍ)对不起,我卡文了












【我们这些人】「丹昏」

#全员出镜

#主打丹昏 副本旼狼 雀獭

#甜饼还是玻璃渣 看心情吧

#非现实背景




[url= http://danwink844.lofter.com/post/1f55fa52_126ca42c ]开篇00[/url]



01





其实说起来,喊了那么多年的妈妈也不是朴志训的亲妈。


志训是个没人要的小孩,连他自己也不记得在福利院度过了几个春冬,直到他在小黑屋里遇见了他的小太阳。


现在没有人愿意和朴志训做朋友,他被领养的家庭送回来了。


福利院里的小朋友都说他是坏孩子,才会被养父母再次抛弃,小志训很想和他们说,其实是因为养母突然有了身孕。


在全家都谢天谢地的时候,他就被送回福利院了,不是太伤心,只是难以接受从温泉掉进冰窟的感觉。


小志训不是没想过和以前的同伴解释,只是在嘲笑和同情之间,他没有选择后者。他不喜欢养母怜悯的眼神,甚至不想看到修女院长眼神里慈爱,那份慈爱属于福利院的每个小孩。


他,不要。


又一次,志训被同龄的坏家伙们推搡进福利院废弃的小黑屋,小黑屋的前身是餐厅搁置食品的房间,因为查出卫生不合格,被新来的院长置弃。


年久失修的小黑屋,外墙早已锈迹斑斑,像极了香港灵异片的鬼屋。


就因为这样被福利院的坏孩子选中,当作戏弄弱小的根据地,或许有不少人听见过从里面传出的哭声,只不过是不在意,或者不想管。


志训又不幸地被选为戏弄的对象,因为他是第二次被扔进福利院孩子,回来以后,他变得不爱说话。


可能因为没有了利用价值,修女们也不愿意多看他一眼,这个样子多符合坏家伙眼里年幼又弱小的形象。


听说今天有个大企业要来这个穷乡僻壤的福利院献爱心,现在大厅里面应该有小朋友的歌声,院长修女和爱心人士的笑声,说不定桌子上还摆着各色糖果,和造型可爱的奶油蛋糕。


奶油蛋糕.......志训可不爱吃那么甜腻的东西,他转身走向屋子里最黑的角落,半个身子钻进角落的碗柜里,库嗤库嗤掏了几分钟,小细胳膊拽出一个大包包,拉开抓了一把,再塞回去。


志训折回坐到草垛上,一把小包装袋洒落在地上,牛肉干、猪肉脯,还有小青豆,这些零食是他第一次被关在小黑屋的时候发现的,碗柜里还有一大包。


这些东西还是不久前好心人送来的,一人一小袋,当然志训没吃到,被抢了。


外面在张大嘴唱着儿歌的坏家伙肯定以为自己快哭死在了吧,这个牌子的牛肉干真香。雀跃的志训小朋友不自觉的哼着,他觉得很傻的儿歌……



无聊的姜丹尼尔,应该说是姜义建,他跟随妈妈一起到小镇上的福利院。姜妈妈是釜山有名的心理医生,又出了名的心善,每年都会去各种福利机构做义工。


妈妈为了不让他碰电脑,死活抓着他一起,说是带他到马山玩。结果才到镇上,妈妈就拖着他去福利院看望小朋友。


小孩子什么的最烦了,一想到像他台湾的表弟那样的,还有几十个,义建头都大了。他没有和妈妈一起看表演,百无聊赖地走到后院。


“♪~♫~♬”


谁在唱七公主的歌,没在调上,耳朵疼。姜义建环顾四周也没看见有人在,大白天还能见鬼不成。


姜义建听着歌声一直走到铁皮屋前,门上卡着一个铁棍,没错啊,声音就是里面发出的。惊悚的气氛也没抑制住他的好奇心,抽出铁棍,用力推开铁门。


朴志训听见门外有动静,还没来得及把零食藏起来,门就被打开了。近日阴雨连绵,久违的阳光照得他眯起双眼,却没有影响姜义建略显高大的身影,印在他的脑海里。


姜义建看着眼前叼着一条橡皮糖的小不点,心里想着,我这是算英雄救美吗?还是救了只小猪。


“嗯,你要吃吗?甜的”,朴志训大度的让出了,手上还剩一半的橡皮糖。


“你不是还有几包牛肉干吗?为什么不给我吃”


“牛肉干很咸,不好吃”


“我要是非要吃呢”


“嗯……那我给你一半吧,额……真的没多少了”,才递出两包,朴志训就清醒了,他是被榨了吧,果然美色误人,不能信不能信。


看着小不点又呆有肉疼的样子,姜义建的心情突然变好了。


“行了,小不点,我逗你玩呢,我不爱吃”,他拿走了志训的橡皮糖,“我吃这个就行了”。其实他也不爱吃什么橡皮糖,只是看着小不点吃得香,才想尝尝味道。


“我叫朴志训,你可不可以装作没看见我,不要和那些坏家伙说我偷吃,拜托拜托了!”


小不点的星星眼,怎么看都像旼泫哥家养的垂耳兔。他本来也没想那么多,是小不点自己暴露的。


“那你让我咬一口,你身上有奶香味”


“你怎么还要咬人呐,我不好吃,你是狗狗变的吗?”


姜狗狗已经听不见谁说话了,迅速准确的志训圆乎乎的苹果肌上来了一口。



“哇啊啊……!”


小孩哇哇大哭起来,坐在地上。豆大的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。眼镜哭得红肿,水汪汪的,惹人怜。



其实姜义建咬得不重,志训只是被吓到了,第一次有人咬他,大狗成精更可怕。


“诶诶诶,你别哭了,我又没用力,小孩子哭的话,鼻子会烂掉”,他也不知道是听谁说的。


“哇啊啊……我不要鼻子烂掉”,小不点哭的更凶了。


“小不点,不要哭了,大不了哥哥让你咬一口”


志训看着哥哥伸过来的脸颊,鼻涕泡泡都出来了,炸在他的鼻尖上。


姜义建笑倒在地,怀里抱着一脸鼻涕的洋娃娃,太逗了,这个小不点。





小学生作文水平 明天再继续٩(ü)ว





「我们这些人」

#全员出镜
#主打丹昏 副本旼狼 雀獭
#甜饼还是玻璃渣 看心情吧
#非现实背景




00

故事的开始是秋天,枯黄的街边,转凉的气氛和心情。没错了,落叶的九月,是新生开学和学长学姐们开始妖冶的时候了。

作为荣升大二的文艺部副部长姜丹尼尔,被部长尹智圣欧巴桑从被窝里薅了出来……

平时buling buling的丹尼尔同学,现在一头鸡窝满身酒气,一脸我宿醉了我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看着叉腰站在他床边的尹偶妈。

“智圣哥,还没开学你来学校干嘛?钱痒吗?要请我喝酒吗?”

“姜丹哥,你才是我的哥,别和我装傻!昨天我就叫成云和圣祐通知你今天有迎新活动,你不要说昨晚和你喝酒的是鲁尼啊?姜丹尼尔学生,你平时不参加学生会的活动就算了,我有说你吗?你不去上公开课,我找人替你去;你不想被查寝,我悄悄叫人帮你瞒着;你不去社会实践,也是我帮你做的假证明。我现在有事你就装不知道是不是……%#@看来我得让姨妈来才请得动你么?……#%#~*”

“唉咦~哥,哥,不用不用,我就起!我妈不是正和你妈在泰国旅游吗?不要打扰她们了,给我五分钟,求你!”


也就五分钟,我们的蛋妞狗狗摇身一变,又变成了大众情人姜Daniel,拖着还有话要说的尹智圣往校门口走去。

路上还遇见学院高材生黄旼泫帮一位扣着渔夫帽,看不见脸却是模特身材的小学弟拖着行李箱,

“旼泫呐,晚上我和丹尼可以去你那里蹭饭吗?我们家里都没人”,尹智圣部长根本不给反对的机会“就这么定了,我要吃泡菜汤,丹尼尔只要是肉都可以。”

“呀,尹智圣,我欠你钱么……”黄旼泫大概在生气吧,不然脖子怎么红了,但是

“泡菜我那没有了,你从家里带来。”

“旼泫哥万岁✧*。٩(ˊωˋ*)و✧*。,我还要吃烤明太鱼。”

“姜丹,你要不要吃狗肉?得寸进尺啊你!”

在黄旼泫发飙之前,那两个不要脸的人类像阵风一样,消失在他和小学弟面前。恢复正常的黄旼泫笑得像动物世界里的白狐狸,

“走吧,学弟,右转再走50米。”

可能笑容是柠檬味的,被帽沿遮住的耳垂,酸溜酸溜的。




“旼泫哥会不会真生气,然后不给我肉吃”

“你见过他生气?”

“我没见过,从小到大都没有”

“那不就完了,只要不碰底线”

“旼泫哥的底线是什么?钱?”

“说来话长,说了你也不懂”

“你不说我怎么懂,不过他旁边的小学弟冷冰冰的,旼泫哥怎么会有心情做个三好学长”

“你觉得呐哥需要你操心吗?”

“昂?”

“你觉得狐狸精聪明还是摩萨耶聪明?”

“( ?_?)”

“算了……我忘了你小时候打过麻醉”

“(ㅍ_ㅍ)”
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在熟人眼里,姜丹尼尔此刻笑得像个两百斤的胖子,至少在河成云看来,有点油腻还略带一丝猥琐。

“学弟,我是这个学院大二的学长姜丹尼尔,你是哪个系的,知道报名处在哪吗,我带你过去,不然走丢了被大灰狼叼走怎么办”

前一分钟还在和圣祐抱怨学妹太聒嘈的姜丹尼尔,真是那么回事的站在朴志训面前充当着热心学长。

要问丹尼尔为什么在百花缭乱里选了一颗绿草,其实在他看见朴志训的那一秒没有什么感觉,就只是一个懵懵的头上翘着一撮呆毛戴着黑框眼镜的傻学弟,不过一身行头真的越看越觉得赞,除了脚上那双不知牌子的小白鞋。

姜丹尼尔怎么看都觉得这个学弟的品味和他很合拍,特别是身上那件venue的粉蓝色外套,他之前也买了一件,花了他一个月的伙食费,后来不知道放哪去了,一直找不着,丹尼尔一想起就心塞。
不过在学弟身上这件外套看着怪大的,松松垮垮的很Hip Hop的感觉,竟然还那么好看,完全是他的style。

“学弟你不要怕,我不是坏人”

“可是你踩到我的行李了”朴志训看着他脚下可怜的书包带

“哦莫哦莫,对不起”

“……”



尹智圣看着笑容僵在脸上的丹尼尔,突然很解气。学弟带着行李绕过丹尼尔,径直走向报名处,是吧,谁会喜欢一个傻子跟他搭话呢。

“大灰狼是什么呀,童话故事吗?我们村里都没有这种保护动物……”,平常用脸讲笑话的邕氏,这会儿看天看地看空气,果然丢脸是家属的事。

正在铺床的渔夫帽小学弟没由来的打了个喷嚏。

“没道理啊,难道我今天不是很帅么”,姜丹尼尔试探性的对学校门口等公交车的女生们,咬了下嘴唇👄。

“啊啊哦⊙∀⊙!丹尼尔好帅哦……你看到没他对我笑了”

“哪有,明明是对我笑的!”

“怎么办,心空喏!!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姜丹尼尔不愧是姜丹尼尔,立马又重拾信心,像人形立牌一般,对着朋友们笑得像个痴汉。

以成云为首的学长line,嘴里嘟囔着“我不认识这个傻狗,我和他不熟”,朝四周散开,然后消失不见。


「」」」」」」」」」」」」」」」」」」」」」」」」」

毫无疑问,在开学第一天早上九点一刻,朴志训是第一个走进101寝室的人。志训放下手中的行李安静的看着摆着四张床铺的房间,这就是他未来四年里,安身立命的地方,比起他之前租住的15平米的阁楼,宽敞明亮的宿舍真的不要太好了。

抱着手发呆,他有个特别想念、特别想见的人,这个人是他拼命挣钱读书的理由。

朴志训用手袖捂住鼻子,贪婪的闻着,像在汲取养分,像蝴蝶迷恋着花香。

开学前几天

“志训呐,到了学校记得给你义建哥哥打电话,抱歉啊,妈妈在国外,不能去接你。我下个周就回家,你记得和哥哥一起回来”,朴志训乖巧的回答着女人的关心。

“知道了,妈妈,我会和义建哥联系的,您不要担心我,好好玩吧”

“好啦,那妈妈不说了,还有,你不要去打工了,没有钱就和妈妈说。趁还没开学好好去哪儿玩玩,见见朋友。”

朋友么,我好像还没有呢。朴志训沮丧地想,上了高中以后,一直忙着打工读书,没有机会,也没有人愿意和他交朋友。

义建哥哥,好像见他,不知道他现在长成什么样了。应该是个高大威猛的家伙吧,毕竟妈妈给他寄的衣服都快到膝盖了。

还是个费钱爱打扮的家伙吧,衣服都还是新的,有几件连挂牌都还没扯。

朴志训最喜欢的还是身上这件粉蓝外套,这是唯一一件寄过来的没有洗过的,衣兜里还有颗水蜜桃味的汽水糖。糖被他剥开吃了,衣服还被他抱着睡了一晚。

志训拿着新买的手机,看着通讯录上标着☀️的号码。

哎一古,还想着事呢,脸怎么热热的。


今天和他搭话的学长是叫丹尼尔吧,长得怪帅的,可惜是个傻子。还有新室友会是些什么人呢?

好期待!







To be continued~